新闻中心  >>  养老信息  >> 互联网医疗享受医保报销 还需迈过多道坎

互联网医疗享受医保报销 还需迈过多道坎

发布时间:2018-09-03   点击率:130

互联网医疗享受医保报销 还需迈过多道坎

2018年8月31  来源:健康界

 

互联网医疗正在进入飞速发展阶段。按照国务院医改工作部署,今年下半年我国将出台互联网诊疗收费政策,并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一位互联网医疗从业者直言,长期以来,互联网医疗面临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与医疗机构追逐热度形成反差,使用互联网就医的患者屈指可数,其原因多是因为缺乏明确的收费与报销标准。

反观以贵州省、四川省、银川市等持续探索互联网医疗为代表的地区可以发现,其互联网医疗模式之所以备受关注,同样归功于在收费与报销标准方面的突破。尽管目前很多城市探索制定互联网医疗收费体系,但收费标准难统一、报销标准待完善等问题依然存在,在国家版收费与报销标准出台之前,相关探索从未止步。

互联网医疗服务待明确

我国较早一批互联网医疗企业,可以追溯到2011年。2014-2015年,互联网医疗进入集中爆发期;2015-2016年,互联网医疗寒冬期突然降临,大批企业销声匿迹;随后两年,互联网医疗不温不火;直到2018年,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互联网医疗一跃成为行业宠儿。

何为互联网医疗?目前还没有官方定义。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定义,互联网医疗是指互联网在医疗行业的新应用,其包括了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远程治疗等多种形式的健康管家服务。

探索中,互联网医疗服务内容日益清晰。根据《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服务范围包括医疗服务、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药品供应保障服务、医疗保障结算服务、医学教育和科普服务、人工智能应用服务。

国务院对互联网医疗的涉足领域进行规划,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深入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的通知》,则从应用场景对互联网医疗服务范围加以明确。曾经以互联网医疗研究者范晶为代表的一批专家,针对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疗进行辨析。从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文件可以看出,远程医疗服务为互联网医疗的形式之一。

针对互联网医疗服务范围的界定,全国各地政策不尽相同。因大批互联网医疗项目“落地”,银川成为互联网医疗明星城市。根据《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互联网诊疗活动指在互联网医疗机构注册的卫生技术人员对特定范围的首诊和复诊患者,基于患者通过互联网提交的病情描述和已获得的检查检验结果,通过互联网,为患者做出疾病诊断和开具处方的活动。

银川市对于互联网医疗的允许开展范围与禁止触碰区域,加以规范。四川省则规定,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主要包括远程会诊类、远程诊断类、远程诊查类与远程监测及其他类。可以看出,公立医院对互联网医疗的探索,主要体现在线上问诊、远程医疗等方面。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探索范围则相对宽泛,涉及在线问诊、在线教育等各方面。

互联网医疗收费如何统一?

互联网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如何统一,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目前,部分省市出台了在线问诊、远程医疗等服务收费标准,尽管价格存在较大差距,但基本原则大体相同。在线问诊主要是根据医生职称不同而有所差异,远程诊疗服务根据会诊医疗机构级别与医生职称高低定价。

贵州省远程会诊价格为国家级会诊每小时1200元。湖北省则规定远程多学科会诊费用国家、省级1130元一次,地市级305元一次,县级211元一次。中日友好医院制定了11项远程医疗项目的收费标准,“非交互式远程随访”的费用最低,为100元,“多学科交互式远程会诊”的费用最高,为6000元。

针对收费标准,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中日医院远程医疗中心主任卢清君进行过专项研究。他认为,目前全国各地不同项目部分定价过低,使得医院与医生失去对互联网医疗的积极性;部分定价过高,使得患者望而却步;还有部分医联体牵头单位,免费提供远程会诊等服务。

远程医疗并非搭建一个技术平台,组织一群医生,便万事大吉。运行过程中的设备维护、人员管理、业务协调等,都会产生隐形成本。据卢清君介绍,中日医院一次普通的远程会诊,从后台保障人员、医生到管理人员,至少需要7-13个人。健康界在与互联网医疗企业交流过程中发现,很多技术供应方因为定价问题而徘徊不前。

患者对互联网医疗的顾虑不仅因为定价收费问题,暂时没有纳入医保,也是患者止步不前的原因。银川没有发达的医疗资源和雄厚的互联网实力,为何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的互联网医院产业基地?其重要原因便是银川市出台的各项配套政策。

2016年,银川市在全国率先出台《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等政策文件,明确互联网医疗实施路径,完善互联网医疗监督举措。在框架性政策出台之后,2017年,银川市出台多个配套文件,明确参保人员不仅可以使用医保个人账户直接支付网上看病的费用,凡符合基本医疗保险“三项目录”范围内的网上诊费都能享受医保报销。

政策利好为互联网医疗提供了丰沃的土壤。据悉,2017年,有互联网医疗企业便已经与银川医保信息系统完成对接,医保报销范围内的金额可以在网上支付时直接抵扣,无需进行线下报销流程。除银川市之外,贵州省、四川省、湖北省等省份先后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国家卫生计生委远程医疗管理培训中心(下称培训中心)针对远程医疗进行专项研究,结论之一便是将远程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培训中心建议,以相对简单、操作成熟的远程医疗服务项目为试点,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并制定合理的医保标准,确定合理的医保报销比例。

尽管将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备受期待,但在卢清君看来,未来还有多道坎需要迈过。医保报销的前提是项目的业务体系和物价体系已经完善,从目前情况来看,远程医疗在这两方面的波动和差别仍然很大。正是因为没有确定的业务模式,物价部门无法核算成本并定价,医保部门便无法确定报销政策。

此外,哪些互联网医疗服务能够被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技术如何保障信息的无缝对接?如何防范互联网医疗骗保行为?在政策尚未出台之前,一系列问题等待解决。

分享到:


  本文链接:互联网医疗享受医保报销 还需迈过多道坎
  新闻中心  >>  养老信息  >> 互联网医疗享受医保报销 还需迈过多道坎
下一主题:关于优化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准入服务的通知 上一主题:“网约护士”为老人上门送医